少数派声音:这一波科技蓬勃发展的长周期已经接近尾声
2019-07-10 18:09:15
  • 0
  • 0
  • 3

来源:冰川思享号  原创: 阎焱

她基于前人在不同领域建立的理论,搭建起新的分析框架,结合历史和当代的大数据,着重研究科技创新与人类本身的欲望及社会需求之间的关系。

撰文 | 阎焱

我和董洁林认识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美国留学,她给我的印象是个热情、有血性、做事执着的姑娘。

后来我弃文从商去AIG(美国国际集团)旗下的基金做投资,便老往国内跑。听别人说她也在创业,常常中美两地跑。但我们却没再碰到过,直到2011年我在一次“千人计划”的会议上见到她,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大学教书、做研究。我听后颇为惊讶,因为创业赚钱后又回过头去做清苦的研究,在时下的中国是不多见的。

不久前她给我发微信,想请我给她以人类科技创新简史为主题的新书写篇序言。我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一是因为这个题材,我认为它对时下的中国有意义;二是因为好奇,我想看看这位不同凡响的女性能写出什么。后来她陆续给我发来书稿,没想到她花了5年时间写了一部四五十万字的著作。

董洁林在这本书中探讨的是人们经常思考的一些问题,比如,人类为什么要进行科技创新,又如何进行科技创新?当下最重大的科技创新是什么?它将如何改变我们未来的生活?关于科技创新与地理、文化、制度、经济、历史等因素的关系,市面上有不少优秀的著作。马克斯·韦伯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就从宗教价值观的角度,论述了制度创新的资本主义在欧洲萌芽崛起的原因。

董洁林的书和其他人著作的不同之处在于:她基于前人在不同领域建立的理论,搭建起新的分析框架,结合历史和当代的大数据,着重研究科技创新与人类本身的欲望及社会需求之间的关系。

针对这些问题,这本书提供了很多有意思的讨论和洞见。

董洁林认为,人类历史上有三次长波段的科技革命:

10000多年前开始的“生存技术革命”,对应农业革命和新石器革命,奠定了人口增长的新基础,引发了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大分流;

5000年前开始的“交流技术革命”(文字、数学、信息娱乐等领域的技术革命),对应知识生产和传播的飞跃性发展,推动社会发生结构变革,让管理效率得以提升,文明社会和野蛮社会自此分野;

400年前开始的“效率科技革命”(包括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特别是化石能源的利用和动力机械的发明,促使财富获得极大增长,现代社会从传统社会中跳脱而出,世界各地的现代化进程因此徐徐展开。

对历史上中国和欧洲的科技发展,她用摆数据和讲故事的双重方法做了深刻的分析和比较。她认为地理因素只是底色,2000多年来中国和欧洲科技发展轨道的差异,特别是最近几百年来的分道扬镳,主要是由三个人为因素造成的:追求精准(比如数学、逻辑等)的偏好和能力,思想和权力的多元化,以及商业体系结构和动力学机制。

这三个因素对一个社会现在乃至未来的科技创新能力也至关重要。

中兴事件让国人更加痛感科技创新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董洁林的新书出版恰逢其时。中国政府极为重视科技创新和青年创业,多年来大量投资于此。

关于未来科技发展,董洁林认为有两个领域特别重要:

一是人工智能,关乎未来50年;

二是能源技术,关乎未来几百年。

关于这两类技术的发展和对未来社会的冲击,她看到的主要是挑战,而不是一个美丽新世界。她还认为,这一波科技蓬勃发展的长周期已经接近尾声,这算是少数派意见吧。主流意见特别整齐,这不一定是好事。此时,思想谱系分布长尾里的微弱声音就显得弥足珍贵,因为未来有无数可能。

书名:人类科技创新简史:欲望的力量

作者:董洁林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6

《人类科技创新简史:欲望的力量》

(最后一章)摘要

生活在当下的人十分幸运,享受着人类历史上最繁荣的时刻。这得益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70多年的“和平红利”,大部分国家都投入到建设和经济发展之中;也得益于全球化浪潮,世界因此成为一个规模庞大的整体市场,各地区储备的知识得以快速传播;更得益于历史上无数科技创新者,他们寻觅到的真知和发明的鬼斧神工之技,穿越时空,滋润今天活着的70亿人,也将造福未来子孙。

当然,科技的作用也并非全然“美好”,它造成的诸多副作用令很多人忧心忡忡。

重大科技成就数据库收录的3千多项成就,是人类科技金字塔的塔尖,是3千多位科技创新者的智慧结晶。百万年来曾在地球上生活的人超过千亿,这几千人可谓沧海一粟。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拓展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带领人类探索前行,使人得以感受无与伦比的生活方式。有人说,“天不生仲尼,万古恒如夜”。以此形容这几千位重大科技成就的创新者,真是太恰当不过了。

科技是人类文明中极具“进步性”的内涵,继承累积是进步的主要方式,偶尔突破可以让科技上一个新台阶、或迈入新轨道,不同社会的科技“大分流”主要是某种“突破”造成的。

近一万多年,早期科技突破首先出现在中东。首先,成就出现在生存温饱类,即“农业革命”,后来又在“交流娱乐”类取得突破。中东早期产生的文明碎片,慢慢扩散到全世界,其中受益最大的是地中海欧洲地区。从公元前8世纪开始,欧洲在上面三个需求层次开始突破:机动灵活、效率利用和探索超越,这是欧洲与其他地区科技大分流的主要方向。

为什么欧洲科技发展与传统文明产生大分流?我们知道,历史上反复出现的现象,可以决定历史的发展趋势。过去两千多年有几个经常出现的因素是欧洲产生现代科技的重要条件:在知识探索上较真和追求精准的文化,民间商业繁荣、竞争活跃,及多元化的思想市场和较为分散的权力结构。

由于追求精准已经显示了强大的实用价值,现在世界各地都在学习和移植这种文化,成就斐然。然而,民间商业活跃和市场繁荣、以及思想和权力的多元化说来容易,却关乎一个社会的财富和权力分配,体系也需要维护势力多头的“高熵”动态社会的心理状态和技巧,做好极其不易。当然,近一百多年的现代化过程,已经使得各地的传统文明在很多方面产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未来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值得期待。

历史上,鼓励民间商业和竞争、追求精准文化和思想多元自由这三个方面都不是中国的强项。中国有强烈的追求“低熵”- 即高秩序、大一统社会的历史偏好,并沿着这个方向做得较为成功、积累了很多经验。今天,中国正在从传统文明转向现代文明、走向人类科技前沿,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崭新的历史角色而并非“荣归故里”,能否胜任这份新历史重担,对今天和未来的中国都是很大的挑战,培育和呵护上述几个元素是必要的。

历史上科技创新最活跃区域(数据来自“重大科技成就数据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