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亿美元的王朝过客,从Symantec的前世今生谈起
2019-07-08 13:18:40
  • 0
  • 0
  • 0

来源:网安网事  王文宇

严格来说,这其实是Symantec的第二次被并购。大马华裔陈福阳带领的Broadcom传出150亿美元价格并购Symantec的消息,让Symantec近期低迷的市值上涨了几十亿美元。但Broadcom股价反而应声下跌,笔者第一联想就是2005年Symantec收购VERITAS后的情景,也是被并购方VERITAS上涨,并购方Symantec下跌,说明市场并不看好并购后的发展。但是笔者认为,这对于Syamtenc来说或许是一个好的变化。

因为工作的原因,笔者多年来以一直关注Symantec,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Symantec是独立网络安全公司的龙头(现在市值已经被Palo Alto Networks、Checkpoint等超过)。Symantec的发展道路与国内大部分网络安全企业不同,它更多的是通过不断的并购来实现技术和产品的更迭和市场的扩张。

这次Broadcom收购的初步金额是150亿美元,但过去Symantec在收购上所支付的又何止这个数字。仅2005年收购VERITAS就135亿美元,那可是2005年的135亿美元。Symantec从成立到现在,大大小小并购的公司大概在70家左右,基本可以说现在Symantec的产品线都是买回来的,笔者以前跟朋友聊天,谈到为什么很多时候创新会从小企业开始,而不是具有人才和资源优势的大企业,Symantec就是笔者经常举的例子。笔者觉得这是一个符合人性和规律的良好的生态系统,通过资本的润滑和纽带,使美国的网络安全产业保持了创新和活力。

其实笔者真正关注Symantec的并购,是从收购VERITAS几个月后,用近1.8亿美元收购端点安全公司Sygate开始。Sygate当时做的很有特色,后来被继承到Symantec的SEP中,笔者在一些项目上还碰到过,也研究过它的材料。这这里插一段闲话,后来笔者以前团队华南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有它介绍的功劳,当时笔者带着刚开发的一个新产品,与华南王阿钟一起去客户现场测试,但一个功能始终没有调试成功,也没顾上吃午饭,后来在阿钟去楼下买了两个鸡腿的刺激下,终于顺利测试完成,一直很感谢阿钟同学的支持和理解。

言归正传,其实Symantec从开始就带着浓浓的并购基因,最初的Symantec其实跟网络安全基本没有关系,它是在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下,由NLP和AI专家Gary Hendrix博士与一群斯坦福大学自然语言处理的研究人员在1982年组建。没错,当时它研究的就是现在热门的AI技术和产品,但可惜不在正确的时间窗口。2年以后,Hendrix把Symantec卖给了另一个初创公司C&E,这就是Symantec的第一次被并购。C&E是公司创始人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合并后的公司负责人是原来C&E的Eubanks,他选择用Symantec作为新公司的名字。

现在Symantec的并购文化和背后所能支撑的组织架构和管理制度,就是Eubanks建立起来的。第一次合并后Hendrix就离开了公司,所以笔者认为,Symantec的名字是Hendrix给的,但Symantec的基因和文化是Eubanks赋予的。

这个阶段的Symantec还不是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公认的全球第一个病毒C-Brain的出现是在1987年,市场化的网络安全的萌芽阶段),业务还是集中在工具软件上,直到1990年收购诺顿公司(其实病毒检查只是诺顿的小部分)。但是在这之前,Eubanks还收购了两家公司,那两家公司现在已经基本消失,笔者也不翻故纸堆啰嗦了,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两家公司的收购,Eubanks为Symantec建立了以产品为核心的事业部式组织架构,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独立的研发、测试、销售、技术支持等所有的环节,只是共用公司的职能部门。这也为Symantec后期不断收购和融合提供了基本的支撑,对于被并购公司的大部分人来说,团队文化跟以前差不多,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并购后不同团队的磨合问题。

整个90年代,Symantec进行了20多次的并购,在前期,公司的业务重点还在传统的系统软件和工作软件,例如编译器,并一度与当时很火热的Borland等一起对微软发起过挑战。在1992年,Symantec以320万美元收购了防病毒公司Certus International,开始在早期的网络安全市场发力,然后再1998年收购了Intel的反病毒业务。这个时候,网络安全也已经开始被广泛的关注,笔者也是在那个阶段开始接触病毒、黑客等名词,并选择了计算机作为大学专业。

如果说Eubanks建立了Symantec的并购基因,那么1999年上任的新任CEO Thompson可以说是将这一传统发扬光大的关键人物。Thompson此前从IBM的销售做起,最后做到了IBM美洲公司总经理,在IBM整整工作了28年,担任Symantec CEO后,Thompson采取了更加密集的并购策略,同时对公司进行了大规模重组,剥离了很多发展潜力不大的业务,确立了互联网安全的理念,将网络安全作为核心的经营策略,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认知的Symantec。

2009年Thompson离开Symantec的时候,10年时间,他将Symantec的收入从6亿美元提升到了60亿美元。这期间,Symantec进行了近40起的并购,在笔者熟悉的领域,除了前文提到的端点安全公司Sygate外,还有2007年以3.5亿收购的数据安全公司Vontu,此后多年,Symantec在Gartner的DLP细分领域报告中一直处于领导者象限。而这时期,也是美国网络安全巨头积极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个阶段,Symantec在2006年策划与华为成立了合资公司华赛,并在2007年挂牌,2018年华为花5亿多美金收购了Symantec在合资公司的股权。华赛的存在客观上培养了不少安全人才,包括笔者的老同事,现在威努特的CTO黄敏同学也是华赛早期的员工。合资公司当时在国内也是一种潮流,也使在这一时期,笔者当时的团队也曾一度要与另一国际安全巨头建立合资公司,交流过程中笔者也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硅谷印度人的位势,当时对方来的几个VP几乎都是印度人。这是Symantec发展的一个黄金阶段,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阶段一次备受争议的并购让Symantec未来的发展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就是前文提到过的并购VERITAS。2005年的并购金额是135亿美元,到2015年出售的金额只有80亿美元。

Thompson离职后,Symantec的发展进入了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CEO更迭频繁,包括今年5月辞职的Clark。但是,并购的基因没有发生变化,著名的并购就包括2016年6月46.5亿美元收购了Blue Coat,同年11月以23亿美元收购LifeLock。此后并购也还在一直进行中,笔者所了解的最新的并购是今年2月以2亿美金收购以色列安全公司Luminate,强化自己在云安全和SDP领域的布局。

从1982年创立到今天,Symantec已经37岁了,根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美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不到7年,大企业平均寿命不足40年。别看这个数字好象不高,但已经是中国规模企业的几倍了。这个话题在N年前笔者的老同事刘爷说起之后,一直让笔者很感兴趣。笔者喜欢历史,年轻的时候也曾思考过,在封建王朝更迭的时代,为什么不管立国之君多英明,设计多理想的制度,都无法改变这个由盛而衰这个规律呢?现阶段,笔者的认知是,不管是国家还是企业,如果不做额外的干预,任何组织都跟我们的人体一样,都会经历幼年,童年,青少年,成年,壮年,老年的阶段,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规律。人虽然都知道生老病死是规律,但很多情况下,都想让自己的青壮年时期保留更长的时间,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在各种保养和药物和其他方式的帮助下,虽然不能真的再活500年,但确实可能实现生命的延续。

企业的管理一定程度上就是对抗这种自然规律的过程,任何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形成固定的利益和思维,IT百年老店IBM通过奉行了创始人Watson的每10年彻底改造公司的理念变成了一个传奇。自我革命说来容易,做来很难,大部分情况下站在上帝视角去看很多事情的时候觉得很普通,但身在其中之时,原有的奶酪又岂是那么容易动的。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笔者就不举例了。笔者读书时看到戊戌变法后谭嗣同主要求死,很是不解,后来才知其父亲曾任清政府湖广总督,也算是清末统治阶段的一部分了,谭嗣同或许是真的明白了变法要成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笔者最近做过的一个小决定,也是建立在这个认知基础上的。

任何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发展出强势业务单元,必然会形成官僚文化,如何与之对抗和抑制,笔者认为通常有两个思路。一种方式是通过内部创新和孵化的方式对抗,但大部分内部创新很容易被遏制和扼杀,现代很多的创新当时的大企业都已经注意到了,甚至也到了婴儿期,但多数在这个阶段就夭折了。要保护它,就要把它与原来的业务物理隔离,典型的例子微信不是在深圳大本营还是在其广州研发中心诞生。Symantec采用的是另外一种方式,类似于金庸武侠中的逍遥派的北冥神功,吸收他人内力为自己所用,北冥神功最高境界是北冥重生法,可以真正实现返老还童,但天下又有几人能真正修成正果呢。

对抗自然法则,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需要的是未雨绸缪,自我革命。其实Symantec现在的市值不是独立网络安全厂商中最高的,但是营收还是比其他新兴厂商高很多,但资本市场看的是盈利模式和发展趋势,微软能够重回万亿市值,再成世界第一就是因为云转型的成功和订阅业务的快速发展,而这正是这个阶段的Symantec所不具备的。其实这一点跟国内的网络安全行业有些类似,但是美国资本市场的注册制模式,使得上市公司的不是一种稀缺资源,上市或退市或私有化再上市是很普通和常见的资本操作手段,这其实是一种更良性的循环。在笔者看来,Symantec这次的被并购一定不是终点,Broadcom或许也只是它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亦或许某一天的Symantec跟现在的Symantec已经是两个不同的企业,类似于西方父子用同一个名字,路易十三和路易十四虽然都是路易,但已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和个体。无论如何,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已经具备了自己的基因、意识和生命力,对自身的发展也会产生影响。希望未来Symantec即使无法再回兵器排行榜第一位,也可以在其他方面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