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严控三种关键原材料,韩国芯片厂商急找新货源
2019-07-09 11:14:40
  • 0
  • 0
  • 2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原标题:Supply-chain pain: South Korea chipmakers and their suppliers seek to bypass Tokyo curbs)

网易科技讯 7月9日消息,据路透社报道,行业高管表示,由于日本和韩国的外交争端突然升级,韩国芯片制造商和日本化学供应商正忙于规避日本政府实施的出口管制。

日本上周表示,它将停止向韩国出口三种原材料的优惠待遇,要求出口商每次想要发货都要获得许可,这个流程需要大约90天的时间。

该限制适用于日本占市场主导地位的三种材料:用于将电路图案转移到半导体晶片上的光刻胶;在芯片制造过程中用作蚀刻气体的氟化氢;用于智能手机显示屏的含氟聚酰亚胺。

韩国半导体与显示技术协会会长Park Jea-gun表示,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正寻求从中国台湾或中国大陆等地购买更多此类材料。他补充称,这包括探查日本以外这些材料可能存在过剩库存的国家的企业。

SK证券分析师金永佑(Kim Young-woo)表示,各家芯片制造商已向日本以外的供应商经营的工厂或合资企业派出销售团队,以获得日本限制出口材料的存货。

三星公司表示,它正在评估一系列措施,以将日本的限制措施的影响降到最低。据三星的发言人称,公司的副董事长李在镕周日前往东京。该发言人拒绝提供公司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方面的进一步细节。

SK海力士拒绝发表评论。

尽管目前尚不清楚日本方面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放缓出口审批进程,或者是否会转向实施禁令,但韩国芯片制造商担心,这种局面可能演变成一场全面危机。

韩国一家芯片制造商的消息人士表示:“这些材料,我们无法迅速地在其他地方找到,也买不到。”由于此事的敏感性,该消息人士拒绝透露姓名。“即使我们在日本以外找到替代品,我们也必须对其进行测试,以确保质量足够好,能够生产出高产量的芯片。”

对其中两种材料来说,储备并不是可行的选择。氟化氢是剧毒的,而光刻胶则会迅速变坏。

韩国芯片制造商的大部分材料都依赖于日本,不过它们也从中国进口了一些氟化氢。专家们说,对于其中的一些材料,它们最多备了4个月的库存。

供应商的努力

这场纠纷源于日本政府对韩国政府对其法院去年10月做出的一项裁决不作为感到失望,该裁决要求日本金属公司新日铁赔偿被强迫劳动的劳工。这两个邻国有着一段痛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10年至1945年日本在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时期。期间,日本企业在当地强迫使用劳动力,强征慰安妇。

日本方面称,强迫劳动问题已经在1965年两国恢复外交关系时得到了完全解决。

双方的争端也没有缓和的迹象。上周,日本威胁要将韩国从最低贸易限制国家“白名单”上除名,该举可能会导致更广泛的适用于武器生产的材料受到出口限制。

JSR Corp发言人表示,在日本供应商中,JSR认为它可以从其比利时工厂供应部分光刻胶。

东京公司Tokyo Ohka Kogyo发言人表示,公司在韩国有一家工厂,可以“暂时”向韩国客户供应光刻胶。但该工厂必须要从日本采购一些材料来生产光刻胶,因此一旦目前的库存用完,出口限制将会减缓供应。

Stella Chemifa在韩国有一家合资工厂,可以向韩国客户供应氟化氢,但该公司拒绝就这家合资工厂能满足多少客户的需求置评。据该公司估计,它目前控制着70%的高纯氟化氢市场。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生产的含氟聚酰亚胺约占世界总产量的90%。根据一份政府报告,该国还占据全球大约90%的光刻胶产量。韩国工业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韩国从日本进口了1.44亿美元的光刻胶、氟化氢和含氟聚酰亚胺。

日本对光刻胶的出口限制只适用于那些基于一种被称为极紫外光刻或EUV光刻的先进技术生产芯片时使用的光刻胶。但分析人士说,这可能会阻碍三星利用这项技术追赶竞争对手台积电的努力。

韩国计划投资本国工业,自行开发上述材料,但短期内,除了日本的供应以外,还无法轻易找到替代品。

野村证券(Nomura)分析师Shigeki Ozaki表示:“对于这些高科技材料,你需要积累选择原材料、将它们适当组合、控制温度等方面的知识。”

“大多数技术诀窍都隐藏在黑匣子里。”(乐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