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朋友谈猎鹰重型火箭背后的中美差距
2018-02-12 19:57:37
  • 0
  • 0
  • 0

来源:后沙月光 

文/后沙

伦敦又是雨加雪,我打心眼里不喜欢这种鬼天气。

抖落一身雪花,我轻轻地推开贝克街寓所的起居室大门。

“华生!请把门关上。”福尔摩斯正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闭眼小憩。

“你怎么知道是我?”我吓了一跳。

“还有谁能把身体抖出狗的声音?”

”切。“我去酒柜边给自己倒一杯威士忌。

“大波波娃怎么没跟着你?”他又问道。

我拿起一份报纸,“又回莫斯科了。”

“那你会寂寞的。”福尔摩斯怪笑着,给我递来一根烟。

我接过香烟,“福尔摩斯,我觉得我们应该庆祝一下。”

福尔摩斯显得很迷惑,“庆祝大波波娃回家做头发?”

“你不知道?埃隆.马斯克的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刚刚在卡纳维拉尔角成功发射“猎鹰重型”火箭。”

福尔摩斯又闭上眼睛,“这跟我有关系?”

我对他的冷漠表示鄙视,“许多中国媒体在欢呼流泪。”

“难道就没有比花一亿美元,发射一个十万美元的太空垃圾更值得庆祝的事情?”福尔摩斯冷冷说道。

“你太没有境界了,福尔摩斯,怎么能说这种话?”

福尔摩斯走到书桌旁,拿起一份报纸,“不是我说的,华生,这是《卫报》今天的评论。”

“是吗?”我接过报纸,“我们是不是太刻薄了?”

“华生,也许是中国媒体带动了你的情绪。”

“嗯,他们还启示网友中美之间的差距有大?”

“中美的差距更在于舆论场上,听起来他们比美国人还自豪。”

“这是不是网媒想表达一下尊重对手的高尚风度?”

福尔摩斯笑了笑,“也许吧,但对手尊重你吗?”

“难道你觉得马斯克不怎么样?”

“如果我是投资方,我只担心他能不能得到美国国防部的订单?”

“噢,是的,福尔摩斯,SpaceX财务是有点问题。”

“2001他曾经想向俄国人购买发动机,但被拒绝,然后走上另一条路。”

“它毕竟是一家私人企业。”我喝了口酒。

“这能说明什么?”

“私有制优于集中和计划。”

福尔摩斯倒了杯水,“华生,也许这才是一些人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次成功发射难道不足以证明这一点吗?”

“马斯克的帝国由数十亿美元的政府补贴推动。《洛杉矶时报》2015年透露,SpaceX受益于官方补助、工厂建设、贴现贷款等政策,以及消费者购买其产品所得到的税收减免和回扣……”

“看来问题并不简单。”我沉思道。

“中国一些媒体把问题简单化了。”

“他们急于证明体制的优劣?”我又倒了杯酒。

“如果中国网媒能用2月4日的南卡罗来纳州火车相撞事故,而不是用2月6日的火箭发射实验,也许能得出另一种结论。”

“福尔摩斯,我发现他们几乎不提火车相撞事故。”

“因为这不利于他们要下的结论。”

“难道猎鹰重型火箭没有值得学习之处?”

“亲爱的华生,如果不学习,中国怎么会今天的进步?”

“那大V文人到底想表达什么?看起来他们比美国人还自豪。”

“有的人在天宫一号发射前诅咒失败,而对美国火箭欢呼雀跃,你说它们想表达什么?”

“这么多商业网站参于炒作是为什么?”

“乔布斯死后,有些人太需要另一个精神偶像,一个具有美国创业精神的偶像。”

“但马斯克是卖火箭和电动汽车的。”

“华生,如果一家企业想在中国家喻户晓,得花多少广告费?”

“十多亿吧?”

“马斯克几乎不用推广费就做到了,还成为了一个新偶像。”

“将来中国专卖店里会挤满疯狂的抢购者吗?”

“说不定有人又得卖肾购物了。”福尔摩斯冷冷笑着。

“从技术上来说,马斯克已经成功了,毕竟总统都给予了祝贺。”

“华生,马斯克在2017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火箭偏离轨道,已经确定无法到火星。”

“但发射时没有爆炸呀!”

“好吧,华生,就算真的发射爆炸,马斯克也不会使用失败一词,因为这只是一次试射。”

“那脱轨了,到底算不算成功?”我喝了酒,我已经有点迷糊了。

“亲爱的华生,在发射之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洛萨诺说过:“这并不仅技术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政治问题?”我端着酒杯吃了一惊。

福尔摩斯又点了一根烟,“虽然SpaceX是私营公司,却与美国宇航局保持合伙关系,并且与美国军方签订发射合同。发射前,美国国会一些人已开始质疑SpaceX公司的可靠性。”

“背后有利益集团政治操纵?为什么中国网媒不提这些?”

“华生,他们就是要营造一种舆论气氛。OK?”

“也许SpaceX研究公关文案比研究发射技术更加用心。”我睿智地说道。

“中国媒体更应当关心那一周之内三次火车事故,体制优劣,更多体现在地面,而不是太空。”

我喝完最后一口酒,拿起外套,“猎鹰重型火箭仿佛一个广告噱头”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祝马斯克好运。”福尔摩斯望着窗外缓缓说道。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