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技委员会:为提高生产力而进行技术扩散
2020-10-22 00:49:47
  • 0
  • 0
  • 0

转自丨创新研究

作者丨吴崇 王坚

编者按:2020年2月28日,英国政府网站公开发布了2019年8月英国科技委员会(Counci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CST)致信首相的一份名为《为提高生产力而进行技术扩散》(Diffusion of technology for productivity)的政策建议报告,该报告对英国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存在的阻力和问题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本文对其主要内容进行摘编。

英国生产力停滞不前的原因

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生产力及生产效率停滞不前,缺乏国际竞争力。虽然英国并不缺乏国际领先的公司,但同时也大量存在生产力低下的公司,且经营模式相比于其他国家更加粗放和低效。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里所说的技术不仅仅是设备和装备,还包括业务流程、管理技术和分析方法。而粗放型企业却尚未普及这些新技术。例如:英国在服务业和制造业中表现最好的公司与表现最差的公司之间生产率差距大于与国际竞争对手的差距。因此,问题的核心在于缺乏技术扩散(现有技术的传播)而不是缺乏技术创新(更新更好的工具和方法)。在一个地区、一个行业中只有少数公司的少数人使用新技术是远远不够的,理想情况是所有公司的所有人都同时使用最新的技术,这才是政府部门应该努力的方向。

资金的可获得性和基础设置的质量等因素是影响公司采用新技术能力的重要外因,但同时技术传播的需求障碍才是阻碍问题解决的根本。当前,薄弱的领导和管理能力以及在技能和知识方面广泛的差距阻碍了英国生产力的提高。

1. 领导和管理的不足

研究表明,英国和美国的生产力差距超过50%以上归因于管理差距。领导力和管理能力对于驾驭公司至关重要。企业经理人往往高估自己的表现,缺乏诊断公司缺陷的专业知识,既不知道技术如何提高公司运营效率,也缺乏提高公司执行能力的专业技能。尽管一些公司看到了实施最佳生产方案的价值,但是如何将生产力提高到更高水平,仍无有效解决方案。在某些情况下,公司管理人员的尝试和努力几乎对提高生产力水平没有帮助。

2. 广泛的技能和知识的差距

英国很大一部分劳动力缺乏必要的文化和计算能力,不仅缺乏具备一般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资格的工人,而且缺乏新技术领域具备丰富专业知识的各类人员。在最近的调查中,超过一半的英国雇主表示由于缺乏STEM专业技能的工人,英国在技术进步方面可能落后于其他国家。同时,2/3被报告基本技能较差的工作场所不能提供技术培训。

因此,英国政府应重点关注两个关键方向:一是改善英国的技术传播架构,主观推动技术扩散,以克服信息故障并加速技术的采用。更强大的技术传播架构将有助于信息化,积极推动、加速新技术的采用,有利于支持更好的业务、管理流程的优化和实操。二是解决英国在一般技能和专门技能方面的缺陷,并且积极发展那些限制英国技术能力的培训。

对于提高英国生产力和技术扩散的建议

英国已经制定或正在制定若干框架和举措,在创新和采用新技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如创新英国(Innovate UK)的弹射器(Catapult)项目[1]和知识转移网络(Knowledge Transfer Networks),以求增加创新能力和影响力;“成为企业”计划(Be the Business programme)使用本地网络为中小企业带来良好的实际帮助;“业务基础”项目(Business Basics)尝试鼓励中小企业采用新技术的方法;曼彻斯特的“Made Smarter”计划为应用数字化技术的企业提供建议、支持和资金;由本地企业合作伙伴关系(Local Enterprise Partnerships,LEPs)牵头的成长中心网络(Growth Hub Network)帮助企业了解并获得所需的支持;“生活实验室”(living labs)将大学研究技能应用于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尽管采取了这些积极举措,实现了支持技术传播的协调网络,但英国在支持规模上仍落后于其他国家。英国的Catapult网络比德国的Fraunhofer系统小一个数量级,并且英国科技发展的重点主要是创新而不是传播。英国既没有可以与日本的Kosetsushi或德国的Steinbeis Transfer网络相匹敌的科技传播网络,也缺乏德国、日本那样可以提供行业知识、技术专长服务的中心和研究所来解决商业难题以及提供咨询、培训和解决业务方面的问题。总体说来,英国缺乏一个能够帮助英国公司了解技术潜力、改善业务、诊断需求、确定解决方案并为实施方案提供支持的技术扩散网络和机构。

基于此,CST对于提高英国企业生产力和促进技术扩散提出针对性的五条建议:

建议1:建立面向企业的国家生产力中心以支持那些已经完成基础技术革新、并雄心勃勃朝着高性能迈出下一步的公司,旨在提高他们对技术的控制能力,同时确保先前CST向政府推荐的正确方案、新技术、计量建模算法等能在企业得到推广和应用。

从最严格的意义上讲,国家生产力中心的使命不是创新,而是推广新技术和成熟技术,使英国的企业能够缩小与国际前沿公司之间的差距。CST建议国家生产力中心应该成为推广技术应用和传播技术的中心,特别是具有最大潜力和影响的技术,如:数字孪生(Digital Twinning)。

低生产率的企业需要采用久经考验的基本技术来提高企业的效率,例如:会计软件、云计算和客户关系管理(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CRM)软件。而国家生产力中心的目标是帮助企业在现有创新革新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发展应用。例如,云计算和CRM软件可以收集和管理业务和客户数据;反过来,这些软件和管理模式也支持越来越复杂的数据分析和决策算法;最终更复杂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应用程序将得到普及并可能带来更大的回报。这些技术的采用也发挥了英国在研发方面的优势。

国家生产力中心不仅是直接专业知识的来源(为企业提供咨询和培训、提供演示和试行技术和方法),还应充当公司与技术供应商、研究人员和创新者之间值得信赖的中介机构。CST还建议政府考虑在私营部门和学术界之间建立潜在伙伴关系的技术扩散和推广模式。

建议2: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部(Department for Business, Energy and Industrial Strategy,BEIS)应与国家科研与创新署(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UKRI)、工业战略委员会(Industrial Strategy Council,ISC)和当地企业合作伙伴(Local Enterprise Partnerships,LEPs)合作,审查当前的技术扩散业务支持计划,并考虑如何创建具有本地影响力的更全面的系统来实现技术渗透和消化吸收。

CST倡议建立一个以国家生产力中心向外扩散的辐射分枝模式网络(hub & spoke model)。为了补充国家生产力中心,需要一个具备地方区域中心的网络以完善整个网络系统,从而形成完整的国家生产力扩散的辐射网。大多数企业的业务和活动集中在一个地区,习惯于在当地寻求帮助;过长的距离是一种障碍,管理者需要得到与区域性相关业务有信心的支持。地方生产力中心将连接到国家生产力中心,可为访问者提供一个强大且容易实现的定制服务以满足当地企业的需求。CST建议BEIS与UKRI、ISC和LEPs合作审查当前的哪些支持项目业务,考虑如何创建一个更全面的系统来实现技术的消化和普及,评估什么样的范式对哪些企业最有效。

审查工作还应参考和借鉴其他国家所采用的模式,包括日本的Kosetsushi模式和德国的Steinbeis模式。国家和区域生产力中心的技术推广活动应该能允许进行适当的监测和对影响力进行评价。建立一个独立的生产力研发中心的建议正在被英国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 Council,ESRC)拟定,并且将发展有效的监督和评价机制。这种机制可以使得独立的区域中心在其职权范围内对国家生产力中心的工作做出有益的贡献。

建议3:考虑大学和公共实验室可以在技术传播方面发挥更广泛的作用,并与当地的企业开展比现在更多的合作。

从零开始创建一个全英国的技术传播网络并非易事。然而,英国的大学在地理上分布范围很广,并且与当地的商业社区、团体已经建立了很强的联系,因此应该鼓励大学、本地商业、地方政府和社区展开更深入的协作。英国在全国各地的公共实验室涵盖了各领域、各门类且深入的专业知识,并且这些实验室的研究更接近应用领域。因此,应尽快完成对知识交换框架(Knowledge Exchange Framework,KEF)的回顾,并重新梳理可以提供对大学如何扩大和加强其在技术扩散方面作用有建树的见解。

建议4:激励企业(尤其是那些获得公共部门支持的企业)进行创新,以积极促进先进知识、专有技术在其部门或整个供应链中的应用。

政府还应考虑其可支配的各种机制,以促进技术扩散。应鼓励企业(特别是那些获得公共部门创新支持的企业)在其部门或整个供应链中推广知识和成功经验。例如:可以鼓励接受公共创新资金支持的企业分享知识和诀窍,以促进这项技术的应用。整个经济体都需要一系列技能来充分利用新技术,包括从最基本的技能(甚至对一些粗放型企业来说是变革性的低水平技能)到先进的、高度专业化的技能。

一些公司中面临工程师持续短缺的问题,而且需要解决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对数据科学家的需求日益增长的局面。但从2010年开始,政府对成人技能的资助有所减少,重振继续教育体系将有助于培养这些技能。技术的普及都是以劳动力所具备的基础计算能力和文化水平为基础的(英国在OECD的表格中对这两项技能都有很深的关注)。在技术使用方面,英国还重视劳动者是否具备STEM资格。因此,增加从学校和大学毕业的具备充分知识、技能和对新科技充满热情的劳动力数量变得至关重要。这方面需要与提高公司管理水平齐头并进。

政府对教育系统的政策和资金极为重要。英国政府在培训方面的支出低于OECD的平均水平14个百分点。雇主(用人单位)对每名雇员的就业投资下降1个百分点,长期来看从事与工作技能有关的培训行业的从业雇员人数将下降15个百分点。由此可见雇主(用人单位)低估了雇员们在技能上的差距,因此我们需要鼓励雇主加大对人力资本的投资。学徒制是技术扩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只是一个局部的解决方案:只有1.3%的雇主需要支付学徒制税,而且所涉及的培训形式不适合所有公司普及和推广新技术的需要。

建议5:财政部(HM Treasury)、能源和工业战略部(BEIS)和教育部(Department for Education)应探讨利用政策法规鼓励雇主投资培训员工以及支持新技术的使用。

政府还应借鉴和参考其他一些国家所采取的对潜在雇主的激励措施,包括税收抵免。这些激励措施还应考虑英国税收和劳动力市场框架下的多重影响因素,如:公司规模、自营职业、员工流动和受到政府政策影响的劳资关系对员工培训决策的影响。

编辑丨翟丽影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