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型公司的挑战和未来
2020-01-10 23:54:52
  • 0
  • 0
  • 1

来源:FT中文网

钟鸿钧:平台早期的增长比较粗放,之后更多关注的是品质的提升、第二增长和监管。从发展角度来看,产业互联网和跨界融合会成为第二增长点。

上海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钟鸿钧 为FT中文网撰稿

在经历了平台经济的高速增长和相对宽松开明的监管环境后,全球的互联网公司特别是平台型公司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挑战。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政府的审慎监管态度,这给互联网大平台公司带来了潜在的威胁。回想二十年前,微软通过捆绑浏览器和操作系统的方法击败了众多独立的浏览器服务商,一跃成为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行业的王者。但随之面临的便是监管机构对微软发起的漫长而浩大的审查,甚至要将其拆分的威胁。今天,这种态度又在各国政客和监管机构官员中重现,拆分巨头的言论不时见于媒体。一些人认为,大的平台型公司损害了小公司的利益,影响了经济的增长,甚至造成了经济的衰退。

在这一背景下,我们需要思考两个问题,一是平台型公司本身面临的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其增长和第二曲线的问题。二是如何理解政府对于大平台公司的监管思路,这一点尤其值得关注。我的一个判断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今天,政府在制定公共政策的过程中会着重考虑其对中小企业的影响以及其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力。

平台经济的挑战

在我看来,平台经济正面临着五大不容忽视的挑战,首先是平台公司面临的监管和治理挑战,二是大公司如何获取新的增长点,三是如何应对C端市场的饱和,四是新技术所带来的冲击,五是平台的覆盖和跨界问题。

A)监管与治理

在经历了前期高速增长后,平台经济面临着更加审慎的监管和更加严苛的治理环境。首先是大数据的监管环境,早期的数据采集环境相对宽松,获取用户和数据的成本也比较低,但随着数据的利用效率的不断上升,其所暴露出来的隐私泄露、信息安全、数据鸿沟等一系列伦理问题使得数据的成本也在不断上升。除此之外,大数据的匹配区域政策也给数据监管带来了挑战,即不同国家的政府监管政策有所不同,这就涉及到了全球监管的协同问题,带来新的挑战。

其次是大平台如何面对反垄断审查。有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很值得大家注意,即竞争政策正在慢慢成为国家和地区间竞争和宏观政策的一部分,也就是它不再是单纯的反垄断政策,而正在成为一个公共政策工具。这意味着国家会从更多维度,更多标准来看待平台的垄断问题。欧盟对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多次因为反垄断和数据监管施加数以十亿计的的罚款,就是很好的例证。除此之外,全球监管的协同需求也正在不断扩大,尤其体现在人工智能治理问题上。监管的协同在数字经济时代会带来新的挑战和机会。

B)寻求新增长的压力

第二就是寻求新增长的压力。在经过高速增长之后,大平台的用户增长差不多已经停止。所有大平台公司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利用现有业务的优势和既定数据的优势来寻找下一个增长?这个增长的形状很像英文字母J,所以我称之为寻找Jack。下一个Jack的核心是企业在新的阶段寻找的新增长,这些新增长是纵向还是横行?是全新还是跟企业原来业务相邻的?不同公司的答案可能不一样。大公司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找到下一个Jack。像腾讯的支付、阿里的云计算、谷歌的自动驾驶都是很典型的成功案例。百度现阶段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它还没有找到下一个Jack。大家看到百度都只能想到搜索,但想不到它的其它重要业务是什么。

C)从ToC 转向ToB市场

4G的快速发展促进了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C端用户智能手机的快速普及,这导致C端市场到2019年就已经接近饱和,2019年中国的手机用户已经达到13亿。在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寻找新的增长应该从B端市场入手。在美国,ToB的业务占到了总市场业务的60%,在中国却非常低,所以ToB将是下一个趋势。在这个过程中,平台如何有效识别自身在ToB市场的能力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大公司发展ToB业务对小企业核心业务的威胁同样值得关注。从平台覆盖的角度而言,大平台公司颠覆小企业是必然的趋势。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就是这一趋势的深入发展。但作为大平台公司,必须要考虑政府在这个方面的监管趋势。出于就业、分配和增长等因素的考虑,国家必定会颁布相关的政策。除此之外,平台应该如何平衡与企业客户关系并同时又保持收入增长呢?很明显,没有绝对的竞争,也没有的绝对的合作,如何平衡好这个关系也是很大的挑战。最近阿里和格兰仕有关排他性协议的争论就是竞合的平衡问题。

D)新技术带来冲击

在4G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受益颇丰,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视频流量应用上新商业模式的形成。根据现有的数据,中国在4G方面的投资接近1.2万亿,但回收只有八千多亿。这笔投资看上去不合算,但是4G网络的成功建设,具有极强的外溢效应,直接推动了中国移动支付和视频应用商业化的发展,促进了抖音等新的商业形态。这也直接导致了中国政府在5G投资中的坚定态度。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我们渴望成为5G技术的引领者,我们坚信5G的建设会促进新商业模式的出现,创造新型的公司,由此带来更多经济的增长。

除了移动通信技术之外,AI同样也收到了众多的关注。虽然AI的进展似乎比预想的要慢,但是我们坚信人工智能将成为企业未来增长和生产力的关键。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会带来新的商业形态和模式的创新

面对这些新技术,平台型公司必须要思考它们可能带来的冲击。像腾讯必须要思考抖音所带来的视频挑战,它是否会最终取代主要由文字和图片构成的微信?这种潜在的竞争非常值得关注。因特尔的前总裁在其《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书中提到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竞争格局的“十倍速变化因素”,讲的就是新技术可能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我们讲的,2G、3G、4G和未来5G的对比。同时,企业必须思考新的技术发展是否会改变现有的平台格局,是否会引入新的玩家。

E)平台覆盖和跨界

社会组织和公司的边界都呈现越来越模糊的趋势。在今天,我们会发现大多平台型公司的业务五花八门,对比于拥有明确行业边界和定位的传统企业,今天的大平台公司利用数据资源,通过数字化的手段跨接新的业务。这对现有的单一市场假设做出了挑战,对我们的监管政策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二、平台经济的未来

有三个平台经济的发展趋势很值得我们去思考。首先是第二增长点的问题,即企业如何维持源源不断的增长。二是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三是政府对平台型的公司和组织的期望。

A)第二增长点

第二增长点是所有平台型公司的大挑战。无论是国外的亚马逊、谷歌、微软,还是国内的阿里腾讯。以阿里为例,其电商、支付、云服务、物流和新零售,每过五年便会围绕着它的主营业务寻找一个相邻业务作为其第二增长点。腾讯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的社交,到游戏,再到文娱,都是跟它社交相关的。百度存在的问题在于它的主营业务是搜索,所以即使它的无人驾驶技术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大家仍然看不到百度,当然无人驾驶的前期投入时间太长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我在上面提到阿里有过非常多成功的第二增长点,但我一直认为阿里的文娱很难成功,因为这跟它的主营业务链接点太弱。虽然马云很喜欢这个东西,但这不会成为它的第二增长点。大的平台公司一定要找拥有足够大市场的新业务,对于大平台型公司而言,小业务对它没有太大的价值。

B)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最大的核心是匹配的品质问题。早期的企业主要关注的是交易本身。平台在发展初期会追求规模而忽视匹配品质,像淘宝的早期只考虑买方和卖方的成交,但从淘宝到天猫的变化就是它从宽匹配到高质量匹配的一个变化,也就是说企业原来关注的只是交易本身,而现在关注的是高质量的匹配。高质量的匹配来源于高质量的专业平台,例如在美国有专门帮别人溜狗的业务,这就是非常专业的垂直匹配。

产业互联网的另一个核心是匹配的参与问题。企业不只让用户参与其中,平台自身也会深度参与进去,这也就意味着企业产业链上下游的延伸。腾讯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创造101,娱乐直播都是腾讯产业链上的上下游。通过延长产业链,腾讯可以让更多人参与其中,这也是产业互联网的关键点。产业互联网能不能发展还在于平台的跨界能力到底有多强,例如阿里在文娱之前的所有跨界都做的非常好,这对于它的快速增长是有很大帮助的。

C)包容性增长

包容性增长指的是政府希望大平台公司和组织参与到普惠发展跟社会治理当中。平台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应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无论是腾讯的防沉迷计划,阿里的乡村淘宝,还是新浪微博实际起到的监督地方政府的作用,以及成都七中为200所城镇中学进行的在线课程视频直播。这些都反映出政府希望大的平台公司和组织能够利用它们的资源帮助那些落后的地区和贫困的居民。我认为大平台公司和组织应该要理解这个背景,充分了解政府的想法,思考如何利用这个政策结合自身商业的发展,做一些政府、平台和用户多方共赢的事情。

三、监管再思考

在颠覆创新、平台覆盖和跨界竞争日益频繁的数字经济时代,重新思考现有的监管框架是很有必要的。现有监管的核心理论是静态局部均衡分析,即所谓的总剩余的最大化。但是,我们在应用这一框架时,要注意其假设的不合理性。在完全竞争的静态假设下,所有企业是同质的,意味着企业之间的竞争主要是价格,但现实中企业竞争的核心是非价格竞争,是差异化。因此,想要促进整个经济的增长,我们必须考虑现有竞争的方式和状态是否能够促进整个经济的增长,尤其应该思考“亲增长”这三个字。

目前来看,政府在监管方面的考量是非常明确的,即利用新的技术促进国民经济的增长,例如之前提到的中国政府对4G的投资以及对5G的态度。同时我们也看到,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8月26号的会上明确提出,对于新技术,我们必须坚持提高效率与创造就业等方面的平衡。如果技术大大压缩了社会就业机会,政府可能也会出台相关政策,我们必须时刻关注政府对于这个方面理解。

那么如何重新建立亲增长的监管框架?首先,静态局部均衡分析应该让步于动态一般均衡分析,也就是说我们应该综合地评估市场。除此之外,现有的企业家理论意味着监管政策应该保护创新,也可以理解为应该打击伤害企业创新的行为。亲增长的监管政策也意味着政府会更加关注中小企业,

、平台经济充满了机会和挑战。现在国家政策很明确,数字经济占GDP的比例在30%出头,政府必定会继续推动数字化转型跟平台经济的发展,同时考虑到科技与平台在促进包容性增长和扶贫方面的重要作用,包容性增长的发展机会也会越来越多。

在平台所面临的挑战中,除了上面提到的平台的增长跟融合问题,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如何帮助更多公众理解平台经济的内在机理,今天很多关于平台的挑战都会讨论到这个,如何帮助公众理解平台经济的发展,这会对平台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吗?

平台早期的增长是比较粗放的,之后更多关注的是品质的提升,第二增长和监管。我个人认为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产业互联网和跨界融合一定会成为平台的第二增长点,除此之外,平台监管会成为更大的公共政策工具,监管也会更倾向于保护中小企业和消费者。平台经济面临着众多挑战,但也蕴含着很多机会。通过平台经济带动整体经济的增长,并不断推进包容性增长将成为平台监管的重要导向。

(本文根据作者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主办的“平台经济的挑战“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闫曼 man.yan@ftchinese.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